找回密码
 注册用戶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621|回复: 3

东汉末年益州牧刘焉与刘璋父子传略

[复制链接]

251

主题

1574

回帖

1万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11437
QQ
发表于 2022-1-29 20:36: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据史载,刘焉为汉景帝刘启之第四子鲁恭王刘余的后裔。鲁藩王族在西汉时期一直居住在山东曲阜一带,王莽时期随同所有宗室成员一同被贬为庶民,宗族急速衰落。东汉建立后,刘秀另封自己的亲侄子刘兴做鲁王,原来的鲁藩王族则有一部分开始向外迁徙。
    鲁藩王族从刘余开始传至第三代鲁孝王刘庆忌时,汉宣帝甘露四年辛未岁(前50年)闰二月初九丁亥日,封鲁孝王刘庆忌的第五子刘遂为建陵侯,一年后薨,謚为“建陵靖侯”;黄龙元年壬申岁(前49年)建陵节侯刘鲁继位;刘鲁之子刘连文又承位,王莽篡位免爵为庶人,建陵侯国除。
    建陵侯国国都在白茅山之阳,即今山东枣庄市薛城区沙沟镇城子村附近。(城子村西二千米处的南常故城,为西汉时期鲁孝王子刘咸的建阳侯国。)
    第三代建陵侯刘连文传数世后有裔刘焉,因系皇族宗室,在当地有一定的影响。他们的子弟可以凭借皇族的特殊身份优先进入仕途,而刘焉就是这个家族中最杰出的代表。
    传递世系为:75汉高祖刘邦→76汉文帝刘恒→77汉景帝刘启→78鲁恭王刘余→79鲁安王刘光→80鲁孝王刘庆忌→81建陵靖侯刘遂→82建陵节侯刘鲁→83建陵侯刘连文→84?→85?→86?→87?→88刘某(为长沙郡太守,葬荆州,配黄氏,太尉黄琬的姑母)→89益州牧刘焉(费氏)→90刘璋→
    注《汉家刘氏帝谱》对传承世系解惑:观以上世系,83世刘连文因王莽篡汉贬为庶后,传至东汉末年的刘焉,其中历东汉近两百年时间的,应该还有几代(5-6代)人的,故希望能得后裔《刘氏族谱》资料续之,详细请联系汉家刘氏网刘爱民也。
001-10.jpg

漢家劉氏網主是也,祖居廣東省惠州市惠東縣新庵嶂下圍,現居廣東惠州惠陽淡水。
源明公第156世,邦公第82世,開七公第23世,廣東惠州嶂下麥地劉氏(八房長),肇基祖為第十一世祖尚義公。

251

主题

1574

回帖

1万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11437
QQ
 楼主| 发表于 2022-1-29 20:38:08 | 显示全部楼层
    1、刘焉(?-194年),字君郎,东海郡建陵(今山东省枣庄市薛城区)人。
    西汉鲁恭王刘余(汉景帝刘启第四子)之后裔,汉宣帝甘露四年辛未岁(前50年)闰二月初九丁亥日,封鲁孝王刘庆忌的第五子刘遂为建陵侯,传三代建陵侯至刘氏第八十三世祖刘连文时,因王莽篡汉,侯爵免除,降为庶民,传东汉有后裔刘焉一脉矣。
    刘焉年轻时在州郡任职,因为宗室身份而被授予郎中一职。东汉桓帝延熹三年庚子岁(160年),因老师祝恬(汉桓帝时为司徒)去世(查《汉家刘氏帝谱》是年六月初八辛丑日,司徒祝恬逝世)而离职,在阳城山讲学为教授。后被推举为贤良方正,被司徒府征辟。历任雒阳县令、冀州刺史、南阳郡太守、宗正、太常等官。
    汉灵帝中平五年戊辰岁(188年),刘焉目睹汉灵帝治下朝纲混乱、王室衰微的状况,故而向朝廷建议说:“刺史、太守行贿买官,盘剥百姓,招致众叛亲离。应该挑选那些清廉的朝中要员去担任地方州郡长官,借以镇守安定天下。”他本人自请充任交州(今越南河内)牧,意欲借此躲避世乱。
    当时,益州刺史郄俭在益州大事聚敛,贪婪成风。本来想领交州避祸的刘焉因为听侍中董扶说益州有天子之气,改向朝廷请求为益州牧。于是以刘焉为监军使者、益州牧,被封为阳城侯,命其前往益州逮捕郄俭,整饬吏治。因为道路不通,刘焉暂驻在荆州东界。此时郄俭已被黄巾军首领马相等杀死,但是刚称帝的几日的马相又被益州从事贾龙组织军队击败。贾龙于是迎接刘焉入益州,治所定在绵竹县。刘焉上任后,任命贾龙为校尉,将他迁到绵竹居住。刘焉安抚收容逃跑反叛的人,极力实行宽容恩惠的政策,但内心别有图谋。
    “五斗米道”首领张鲁的母亲长相美丽,加上懂得神鬼邪说,和刘焉家有往来,刘焉就任命张鲁为督义司马,与别部司马张修一起进攻汉中郡,杀汉中太守苏固。张鲁在汉中得势后,却杀死张修,截断交通,斩杀汉使,刘张两家由此结怨。刘焉则以米贼作乱阻隔交通为由,从此中断与中央朝廷的联络。他进一步对内打击地方豪强,巩固自身势力,益州因而处于半独立的状态。天下诸侯讨伐权臣董卓之时,刘焉也拒不出兵,保州自守。犍为郡太守任岐及之前平乱有功的贾龙在司徒赵谦的游说下起兵反对刘焉,赵谦又奉命率军进益州,但是因贾龙等被刘焉击杀,于是撤军。
    中原大乱之下,南阳、三辅一带有数万户流民进入益州,刘焉悉数收编,称为“东州兵”。这支军力在刘璋继任后,虽然侵暴百姓并引起了不少民患,甚至有一部分参与了反叛,但是也成为平定赵韪内乱的决定性力量。
    初平二年(191年),刘焉更造作乘舆车具(天子所用的车架)千余辆,欲称帝。荆州牧刘表上言朝廷,称刘焉“有似子夏在西河疑圣人之论(意指其图谋不轨)”。
    此后,刘焉称病,让朝廷将其子奉车都尉刘璋从京城派到益州,刘焉趁机将其留下。
    兴平元年(194年),刘焉在朝中的长子、左中郎将刘范与次子、治书侍御史刘诞、征西将军马腾策划进攻长安,但密谋败露,逃往槐里。刘范不久被杀,刘诞亦被抓获处死。议郎庞羲送刘焉的孙辈入蜀免受牵连。此时绵竹发生大火,刘焉的城府被焚烧,所造车乘也被烧得一干二净,四周民房亦受其害,刘焉不得已迁州治到成都。因为伤心死去的两个儿子,又担忧灾祸,不久便发背疮而死。

    亲属成员
    先祖:刘余,汉景帝刘启之第四子,封鲁王,薨后谥为鲁恭王。
    父母:父佚名,为长沙郡太守,葬在荆州;母黄氏,太尉黄琬的姑母。
    妻子:费氏,费伯仁之姑。
    长子,刘范,为左中郎将。汉献帝初平四年,与弟治书御史刘诞为内应,与征西将军马腾合谋偷袭长安,除掉董卓余党李傕。结果,计事不密,范、诞被杀,偷袭失败。
    次子,刘诞,为治书御史,与刘范一起被杀。
    三子,刘瑁,东汉末年官至别部司马,一直跟随着父亲刘焉。刘焉入蜀任益州牧,随行。刘焉与陈留人吴懿有旧交,于是吴懿带领家属跟随刘焉入蜀。刘焉心怀大志,听相面的人说吴懿的妹妹吴氏有大富大贵之相,于是就替刘瑁纳吴氏为妻。刘焉死于兴平元年(194),刘瑁娶亲应在此年之前。建安十三年(208),曹操攻打荆州屯襄阳,刘璋派遣使者致敬,操加瑁平寇将军,瑁不久狂疾过世。而后先主刘备入蜀,娶吴氏为妻,建安二十四年立为汉中王王后,章武元年(221)立为皇后,建兴元年(223)尊为皇太后,延熙八年薨,与先主合葬惠陵,谥曰:穆皇后。
    幼子,刘璋,字季玉,为人懦弱多疑,袭职益州牧。后为刘备所夺位,迁居公安。

漢家劉氏網主是也,祖居廣東省惠州市惠東縣新庵嶂下圍,現居廣東惠州惠陽淡水。
源明公第156世,邦公第82世,開七公第23世,廣東惠州嶂下麥地劉氏(八房長),肇基祖為第十一世祖尚義公。

251

主题

1574

回帖

1万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11437
QQ
 楼主| 发表于 2022-1-29 20:39:45 | 显示全部楼层
    2、刘璋(生卒年不详),字季玉,东海郡建陵(今山东省枣庄市薛城区)人,益州牧刘焉幼子(第四子),在父亲刘焉薨后继任益州牧。
    中平五年(188年),刘焉向汉灵帝建言设立州牧总管各地军政大权,自己出任益州牧,而刘璋与兄长刘范、刘诞都留在京城,只有刘瑁随刘焉入蜀。刘璋后来出任奉车都尉,受朝廷派遣诏谕刘焉,刘焉就把他留下不再返回朝中。
    兴平元年(194年),刘范在长安与马腾密谋进攻权臣李傕,泄露之后与刘诞一起被杀,而刘璋则得以幸免。刘焉的世交议郎庞羲保护刘焉的几个孙子,送入益州。刘焉因为逝子之痛,又逢绵竹城中大火,不得已迁治成都,背疽发作逝世。
    刘焉薨后,益州官吏赵韪等希望利用刘璋温仁,于是上书推举他继掌益州刺史,得朝廷诏为益州牧,同时任命赵韪为征东中郎将。将领沈弥、娄发、甘宁起事反对刘璋,被赵韪打败后奔荆州。
    在此以前荆州牧刘表上书告发刘焉僭越身份,在乘车器物衣服方面和天子比拟,因此赵韪驻兵朐腮以防备刘表。当初南阳、三辅的几万家百姓流亡到益州,刘焉将他们全部收为部众,称为“东州兵”。
    刘璋性情柔弱宽容,缺乏威信谋略。束州入侵凌横暴,成为百姓的灾难,刘璋没有能力制止,旧有的士人相当埋怨并且叛离。赵韪在巴中,很得百姓士兵的欢心,刘璋将大权交给他。赵韪见到民心不和,就暗中勾结州中的世家望族。
    建安五年(200年),赵韪发动叛乱,蜀地多处回应,幸得刘焉之前收容荆州、三辅流民建立的“东州兵”拼力死战,才平息了叛乱,杀赵韪于江州。
    刘璋为人懦弱,原本依附于刘焉的汉中张鲁骄纵,不听刘璋号令,于是刘璋杀张鲁母弟,双方成为仇敌,刘璋派庞羲攻击张鲁,但多次被张鲁所破。
    建安十三年(208年),曹操亲自率兵征讨荆州,刘璋于是派出使者致以敬意。曹操加封刘璋为振威将军,封其兄刘瑁为平寇将军。刘璋派别驾从事张松到曹操那裹,但曹操没有按礼节接待。张松心中怀恨,回来后劝说刘璋同曹操断绝关系,他对刘璋说:“刘豫州与您为宗室兄弟,可以与他结交联盟。”刘璋皆以为是,故派法正前往与刘备结好联盟,随即又指示法正和孟达送去数千兵卒帮刘备抵御曹军,法正完成使命归还。
    建安十六年(211年),刘璋听说曹操将派兵到汉中征讨张鲁,心中恐惧,张松又劝说刘璋:“现在州中将领庞羲、李异等人都居功自傲,且心怀异志,如不能得到刘豫州(刘备)的帮助,益州将外有强敌攻击,内遭乱民骚扰,必定走向败亡。”刘璋又听从了张松之言,立刻派法正率部队迎接刘备。刘璋的主簿巴西人黄权劝阻说:“刘备有骁勇的名声,现在要是以部下的身份对待他,就没法满足他的心愿;要是以宾客的身份对待他,一国不容二主,造不是使自己安全的办法。”从事广汉人王累将自己倒吊在益州城门上劝阻刘璋,刘璋全都不予采纳。
    刘备从江陵率军赶到涪城,刘璋率领步、骑兵三万多人,车驾幔帐,光耀夺目,前往与刘备相会;刘备所率将士依次前迎,大家欢聚宴饮百余日。刘璋以大批物资供助刘备,让他去讨伐张鲁,然后两人告别。
    建安十七年(212年),刘备进驻葭萌。张松的哥哥广汉太守张肃害怕灾难临头,就把张松的图谋禀告了刘璋,刘璋将张松收捕处死,下令所有关隘的守卫部队封锁道路。刘备大怒,掉转兵力攻打刘璋。
    双方战争历时近三年,期间刘璋军杀死了刘备军师庞统,使得刘备陷入苦战。后来诸葛亮、张飞、赵云三路援军由荆州支援刘备。
    建安十九年(214年),刘备进兵包围成都,并派简雍劝降刘璋。当时城中有三万精良部队,粮食够支持一年,官吏百姓都想抵抗。刘璋说:“我父子在益州二十多年,没有给百姓施加恩德,却打了三年,许多人死在草莽野外,只是因为我的缘故。我怎么能够安心!”于是打开城门,出城投降,部下没有不哭的。
    刘备把刘璋迁至公安,并将财物归还于他,再佩振威将军印信。
    建安二十四年(219年),东吴孙权趁关羽北伐之际,派遣吕蒙、陆逊袭击荆州,刘璋因此归于东吴,被孙权任命为益州牧,居于秭归,约在221年后去世。
    刘璋记有二子:
    长子,刘循,曾经在刘备攻益州时,在雒城驻守抵抗刘备的攻势长达一年,刘璋投降后,由于岳父庞羲的推荐,一直在蜀汉任职,拜为奉车中郎将。孙权杀关羽,取荆州,刘璋及次子刘阐归吴,刘循留蜀。是以璋二子之后,分在吴、蜀。
    次子,刘阐,一名纬,为人恭顺,轻财重士,有仁爱之风。212年,与杨怀受刘备所请前去饮酒,刘备乘机手刃杨怀,进攻刘璋。214年(建安十九年)父亲刘璋投降于刘备,刘备将刘璋、刘阐父子迁居于南郡公安。219年(建安二十四年)孙权讨灭刘备部将关羽,收复荆州,以刘璋为益州牧,驻秭归。刘璋去世后,225年(黄武四年),南中的豪杰都反叛,归附于吴,孙权命刘阐为益州刺史,让他居于交州和益州的国界。诸葛亮平定南蛮后,刘阐回到建业(今南京),担任御史中丞。后来得病在家中去世。

漢家劉氏網主是也,祖居廣東省惠州市惠東縣新庵嶂下圍,現居廣東惠州惠陽淡水。
源明公第156世,邦公第82世,開七公第23世,廣東惠州嶂下麥地劉氏(八房長),肇基祖為第十一世祖尚義公。

251

主题

1574

回帖

1万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11437
QQ
 楼主| 发表于 2022-1-29 20:41:05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国志·蜀书一·刘二牧传第一》晋·陈寿撰,宋·裴松之注
【原文】 刘焉字君郎,江夏竟陵人也,汉鲁恭王之后裔(1),章帝元和中徙封竟陵,支庶家焉。焉少仕州郡,以宗室拜中郎,后以师祝公丧去官。(2)居阳城山,积学教授,举贤良方正,辟司徒府,历雒阳令、冀州刺史、南阳太守、宗正、太常。焉睹灵帝政治衰缺,王室多故,乃建议言:“刺史、太守,货赂为官,割剥百姓,以致离叛。可选清名重臣以为牧伯,镇安方夏。”焉内求交阯牧,欲避世难。议未即行,侍中广汉董扶私谓焉曰:“京师将乱,益州分野有天子气。”焉闻扶言,意更在益州。会益州刺史郄俭赋敛烦扰,谣言远闻,(3)而并州杀刺史张壹,凉州杀刺史耿鄙,焉谋得施。出为监军使者,领益州牧,封阳城侯,当收俭治罪;(4)扶亦求为蜀郡西部属国都尉,及太仓令(会)巴西赵韪去官,俱随焉。(5)
【注释】 (1)汉家刘爱民注:汉景帝刘启第四子鲁恭王刘余派衍。至建陵侯刘连文,在西汉末年的王莽篡位时,已经被免爵为庶民,那又如何在东汉徙封到竟陵的呢,况且汉景帝第四子鲁藩王系与东汉皇系己疏远矣,是不可能再次封侯的。
(2)臣松之案:祝公,司徒祝恬也。
祝恬(?-160年7月29日),字伯休,中山卢奴(今河北省定州市)人,人称祝公,东汉大臣。历任司隶校尉,后迁侍中尚书、豫章太守、大将军从事中郎、司隶校尉、光禄大夫、司徒。
据《三国志注》裴松之的考证,刘焉的老师祝公,与汉朝司徒祝恬[tián]正是同一人。对祝恬记载除了正史《后汉书》、《资治通鉴》之外,在应劭的《风俗通义》中也有对祝恬的相关叙述。
一次,祝恬受朝廷徵召,要前去京城,途中得了温病,他就去找昔日的好友官拜邺令的谢著,想在他那养病,谢著却不收容祝恬,祝恬只好到了汲郡,住在那里的客栈,住了六七天,祝恬的学生们见祝恬的病情更严重了,想告知汲令应融,此时祝恬心灰意冷,不同意的说:“昔日好友谢著都不肯帮我,告诉一个素不相识的应融有什么用,生死有命,不需要医了。”但学生们还是偷偷告诉了应融,应融听了后,非常著急,前去见祝恬,说:“您是经世英才,应当留着命为国效力,怎能随便找一间客栈住了,还不肯透露病情呢?”于是帮祝恬养病,但病情还是没有好转,应融安慰祝恬说:“吉凶难测,每天担心自己死亡,是多么恐怖的事啊,我帮您准备好棺木。这样就不必担心该高兴还是难过了。”祝恬知道应融是在安慰自己,十余日后,祝恬病情好转,离开汲郡后,仕途飞黄腾达,官拜侍中、尚书令,朝廷要封祝恬为司隶校尉时,祝恬推荐应融来代替自己,应融最后也名声远播,管理过五个郡,而谢著的下场是最后不受官府重用。
(3)俭,郄正祖也。
(4)续汉书曰:是时用刘虞为幽州,刘焉为益州,刘表为荆州,贾琮为冀州。虞等皆海内清名之士,或从列卿尚书以选为牧伯,各以本秩居任。旧典:传车参驾,施赤为帷裳。臣松之按:灵帝崩后,义军起,孙坚杀荆州刺史王叡,然后刘表为荆州,不与焉同时也。汉灵帝纪曰:帝引见焉,宣示方略,加以赏赐,敕焉为益州刺史。前刺史刘隽、郄俭皆贪残放滥,取受狼籍,元元无聊,呼嗟充野,焉到便收摄行法,以示万姓,勿令漏露,使痈疽决溃,为国生梗。焉受命而行,以道路不通,住荆州东界。
(5)陈寿益部耆旧传曰:董扶字茂安。少从师学,兼通数经,善欧阳尚书,又事聘士杨厚,究极图谶。遂至京师,游览太学,还家讲授,弟子自远而至。永康元年,日有蚀之,诏举贤良方正之士,策问得失。左冯翊赵谦等举扶,扶以病不诣,遥于长安上封事,遂称疾笃归家。前后宰府十辟,公车三征,再举贤良方正、博士、有道皆不就,名称尤重。大将军何进表荐扶曰:“资游、夏之德,述孔氏之风,内怀焦、董消复之术。方今并、凉骚扰,西戎蠢叛,宜敕公车特召,待以异礼,谘谋奇策。”于是灵帝征扶,即拜侍中。在朝称为儒宗,甚见器重。求为蜀郡属国都尉。扶出一岁而灵帝崩,天下大乱。后去官,年八十二卒于家。始扶发辞抗论,益部少双,故号曰(致止)〔至止〕,言人莫能当,所至而谈止也。后丞相诸葛亮问秦宓以扶所长,宓曰:“董扶褒秋毫之善,贬纤芥之恶。”
【译文】刘焉,字君郎,江夏竟陵人,是汉鲁恭王的后代。刘焉的祖上在汉章帝元和年间被改封到竟陵,家族子孙分支旁系就在那里定居安家。刘焉年轻时在州郡中任职,因是王室宗室子弟而被授任为中郎,后来因为老师祝公去世服丧而离职。他居住在阳城山,积习学问教学授业,被推举为贤良方正,应征司徒府,担任过雒阳令、冀州刺史、南阳太守、宗正、太常。刘焉目睹汉灵帝时代政治衰败,王室经常发生变故,就向朝廷建议说:“刺史、太守靠钱财贿赂为官,残酷剥削百姓,因而使百姓离心叛乱。应选用有清廉名声的朝中大臣担任州郡长官,镇抚安定整个国家。”刘焉内心谋求担任交阯牧,想要躲避当世的祸乱。商议后没有马上活动,侍中广汉人董扶私下对刘焉说:“京城将发生动乱,益州天象分野显示有出现天子的吉祥云气。”刘焉听了董扶的话,就想改到益州任职。恰逢益州刺史郄俭赋税繁重扰害百姓,民间抨击他的怨言歌谣远近传扬,而并州杀了刺史张壹,凉州杀了刺史耿鄙,刘焉的意图因而得以实现。由朝廷派出任监军使者,兼任益州牧,封为阳城侯,准备拘捕郄俭治罪;董扶也请求担任蜀郡西部属国都尉,还有太仓令巴西人赵韪也离职,一同跟随着刘焉。
【原文】 是时益州逆贼马相、赵祗等于绵竹县自号黄巾,合聚疲役之民,一二日中得数千人,先杀绵竹令李升,吏民翕集,合万馀人,便前破雒县,攻益州杀俭,又到蜀郡、犍为,旬月之间,破坏三郡。相自称天子,众以万数。州从事贾龙领兵数百人在犍为东界,摄敛吏民,得千馀人,攻相等,数日破走,州界清静。龙乃选吏卒迎焉。焉徙治绵竹,抚纳离叛,务行宽惠,阴图异计。
张鲁母始以鬼道,又有少容,常往来焉家,故焉遣鲁为督义司马,住汉中,断绝谷阁,杀害汉使。焉上书言米贼断道,不得复通,又讬他事杀州中豪强王咸、李权等十馀人,以立威刑。(1)犍为太守任岐及贾龙由此反攻焉,焉击杀岐、龙。(2)
【注释】 (1)益部耆旧杂记曰:李权字伯豫,为临邛长。子福。见犍为杨戏辅臣赞。
(2)英雄记曰:刘焉起兵,不与天下讨董卓,保州自守。犍为太守任岐自称将军,与从事陈超举兵击焉,焉击破之。董卓使司徒赵谦将兵向州,说校尉贾龙,使引兵还击焉,焉出青羌与战,故能破杀。岐、龙等皆蜀郡人。
【译文】这时候,益州叛乱贼人马相、赵祗等人在绵竹县自称为黄巾军,招集苦于徭役的民众,一两天内就得到数千人,先杀死绵竹令李升,官吏百姓集合在一起,共有万余人,随即前去攻破雒县,进攻益州杀死郄俭,又到了蜀郡、犍为,一个月之间,攻破了三个郡。马相自称为天子,部众数以万计。益州从事贾龙率领家兵数百人在犍为郡东部边界,聚集官吏百姓,得到一千多人,进攻马相等人,几天后把他们打败赶跑,益州境内安定平静。贾龙于是选派官吏士兵迎接刘焉。刘焉将官署迁到绵竹,招抚接纳离散叛乱的人,努力施行宽大恩惠,暗中图谋更大的计划。
张鲁的母亲起初因善鬼道巫术,又有些姿色,经常出入于刘焉家,所以刘焉派张鲁任督义司马,住在汉中,拆毁截断夹谷栈道,杀害汉皇室的使者。刘焉向朝廷上书称五斗米道的贼人截断了道路,无法再与朝廷保持往来,又假托别的事杀死州中的豪族强霸人物王咸、李权等十多人,以此树立自己的刑法威严。犍为太守任岐和贾龙因此转而进攻刘焉,刘焉迎击杀死任岐、贾龙。
【原文】 焉意渐盛,造作乘舆车具千馀乘。荆州牧刘表表上焉有似子夏在西河疑圣人之论。时焉子范为左中郎将,诞治书御史,璋为奉车都尉,皆从献帝在长安,(1)惟叔子别部司马瑁素随焉。献帝使璋晓谕焉,焉留璋不遣。(2)时征西将军马腾屯郿而反,焉及范与腾通谋,引兵袭长安。范谋泄,奔槐里,腾败,退还凉州,范应时见杀,于是收诞行刑。(3)议郎河南庞羲与焉通家,乃募将焉诸孙入蜀。时焉被天火烧城,车具荡尽,延及民家。焉徙治成都,既痛其子,又感祅灾,兴平元年,痈疽发背而卒。州大吏赵韪等贪璋温仁,共上璋为益州刺史,诏书因以为监军使者,领益州牧,以韪为征东中郎将,率众击刘表。(4)
【注释】 (1)英雄记曰:范(闻)父焉为益州牧,董卓所征发,皆不至。收范兄弟三人,锁械于郿坞,为阴狱以系之。
(2)典略曰:时璋为奉车都尉,在京师。焉讬疾召璋,璋自表省焉,焉遂留璋不还。
(3)英雄记曰:范从长安亡之马腾营,从焉求兵。焉使校尉孙肇将兵往助之,败于长安。
(4)英雄记曰:焉死,子璋代为刺史。会长安拜颍川扈瑁为刺史,入汉中。荆州别驾刘阖,璋将沈弥、娄发、甘宁反,击璋不胜,走入荆州。璋使赵韪进攻荆州,屯朐?。上蠢,下如振反。
【译文】刘焉想做皇帝的心情日益强烈,制作了供皇帝乘坐的车驾一千多辆。荆州牧刘表向朝廷上奏表报告刘焉行为有像子夏在西河被比作圣人那样的话。当时刘焉的儿子刘范任左中郎将,刘诞任治书御史,刘璋任奉车都尉,都跟随汉献帝在长安,衹有小儿子别部司马刘瑁一直跟着刘焉。汉献帝派刘璋向刘焉传理明义,刘焉留住刘璋不送他返回。当时征西将军马腾驻军郿县率兵反叛,刘焉和刘范与马腾联络谋划,率军袭击长安。刘范密谋泄露,逃往槐里,马腾战败,退回凉州,刘范不久被杀,朝廷于是逮捕刘诞并予惩处。议郎河南人庞羲和刘焉是婚姻亲家,于是招集带领着刘焉的孙子们进入蜀地。当时刘焉遭天火烧毁城池,车具全部烧光,灾祸连及百姓房舍。刘焉将官署迁到成都,他既哀痛死去的儿子,又感伤不祥的灾祸,兴平元年,背上长出恶性脓疮发病而死。益州的高级官员赵韪等人贪爱刘璋温和仁慈,共同向朝廷推举刘璋任益州刺史,朝廷颂布诏书就任命刘璋为监军使者,兼任益州牧,任命赵韪为征东中郎将,率领人马攻打刘表。
【原文】 璋,字季玉,既袭焉位,而张鲁稍骄恣,不承顺璋,璋杀鲁母及弟,遂为雠敌。璋累遣庞羲等攻鲁,〔数为〕所破。鲁部曲多在巴西,故以羲为巴西太守,领兵御鲁。(1)后羲与璋情好携隙,赵韪称兵内向,众散见杀,皆由璋明断少而外言入故也。(2)璋闻曹公征荆州,已定汉中,遣河内阴溥致敬于曹公。加璋振威将军,兄瑁平寇将军。瑁狂疾物故。(3)璋复遣别驾从事蜀郡张肃送叟兵三百人并杂御物于曹公,曹公拜肃为广汉太守。璋复遣别驾张松诣曹公,曹公时已定荆州,走先主,不复存录松,松以此怨。会曹公军不利于赤壁,兼以疫死。松还,疵毁曹公,劝璋自绝,(4)因说璋曰:“刘豫州,使君之肺腑,可与交通。”璋皆然之,遣法正连好先主,寻又令正及孟达送兵数千助先主守御,正遂还。后松复说璋曰:“今州中诸将庞羲、李异等皆恃功骄豪,欲有外意,不得豫州,则敌攻其外,民攻其内,必败之道也。”璋又从之,遣法正请先主。璋主簿黄权陈其利害,从事广汉王累自倒县于州门以谏,璋一无所纳,敕在所供奉先主,先主入境如归。先主至江州北,由垫江水(5)诣涪,(6)去成都三百六十里,是岁建安十六年也。璋率步骑三万馀人,车乘帐幔,精光曜日,往就与会;先主所将将士,更相之适,欢饮百馀日。璋资给先主,使讨张鲁,然后分别。(7)
【注释】 (1)英雄记曰:庞羲与璋有旧,又免璋诸子于难,故璋厚德羲,以羲为巴西太守,遂专权势。
(2)英雄记曰:先是,南阳、三辅人流入益州数万家,收以为兵,名曰东州兵。璋性宽柔,无威略,东州人侵暴旧民,璋不能禁,政令多阙,益州颇怨。赵韪素得人心,璋委任之。韪因民怨谋叛,乃厚赂荆州请和,阴结州中大姓,与俱起兵,还击璋。蜀郡、广汉、犍为皆应韪。璋驰入成都城守,东州人畏(威),咸同心并力助璋,皆殊死战,遂破反者,进攻韪于江州。韪将庞乐、李异反杀韪军,斩韪。汉献帝春秋曰:汉朝闻益州乱,遣五官中郎将牛亶为益州刺史;征璋为卿,不至。
(3)臣松之案:魏台访“物故”之义,高堂隆答曰:“闻之先师:物,无也;故,事也;言无复所能于事也。”
(4)汉书春秋曰:张松见曹公,曹公方自矜伐,不存录松。松归,乃劝璋自绝。习凿齿曰:昔齐桓一矜其功而叛者九国,曹操暂自骄伐而天下三分,皆勤之于数十年之内而弃之于俯仰之顷,岂不惜乎!是以君子劳谦日昃,虑以下人,功高而居之以让,势尊而守之以卑。情近于物,故虽贵而人不厌其重;德洽群生,故业广而天下愈欣其庆。夫然,故能有其富贵,保其功业,隆显当时,传福百世,何骄矜之有哉!君子是以知曹操之不能遂兼天下者也。
(5)垫音徒协反。
(6)音浮。
(7)吴书曰:璋以米二十万斛,骑千匹,车千乘,缯絮锦帛,以资送刘备。
【译文】刘璋,字季玉,他已继承了刘焉的职位,而张鲁却渐渐傲慢骄纵,并不承奉顺从刘璋,刘璋杀了张鲁的母亲和弟弟,他俩于是就成了仇敌。刘璋多次派庞羲等人进攻张鲁,都被张鲁打败。张鲁的部众大多在巴西地区,所以刘璋任命庞羲为巴西太守,率军抵御张鲁。后来庞羲和刘璋友好感情破裂,赵韪起兵发动内乱,部众散失被杀,都是因为刘璋缺乏明察决断而又轻信外人的话。刘璋听说曹操征伐荆州,已经平定汉中,就派河内人阴溥去向曹操表示敬意。加封刘璋振威将军,刘璋的兄长刘瑁为平寇将军。刘瑁得癫狂疾病而死。刘璋又派别驾从事蜀郡人张肃给曹操送去三百名蜀地夷族士兵以及朝廷日常用品,曹操任命张肃为广汉太守;刘璋又派别驾张松去拜见曹操,曹操这时已经占领荆州,赶走了刘备,就不再录用张松,张松因此怨恨曹操。正赶上曹操的军队在赤壁打了败仗,加上疫病流行死亡众多。张松返回,诋毁曹操,劝刘璋主动断绝和曹操的往来,并趁机劝刘璋说:“刘豫州,是您的肺腑之亲,应该和他交结往来。”刘璋认为他说的都对,就派法正联络交好刘备,不久又命令法正和孟达送去数千名士兵帮助刘备守卫城池,法正随后返回。后来张松又劝刘璋说:“现在州中各将领庞羲、李异等人都仗恃有功骄横傲慢,有二心异志,如果您不得到刘豫州帮助,那么敌人从外面进攻,民众在内部进攻,是一定要失败的。”刘璋又听从了他的话,派法正去迎请刘备。刘璋的主簿黄权陈说这样做的利害,从事广汉人王累自己倒悬在州城大门上劝阻刘璋,刘璋都不听,命令刘备所到之处供奉刘备,刘备进入益州境内就像回到了家中。刘备到江州,向北沿垫江水路而行,到达涪县,距离成都三百六十里。这一年是建安十六年。刘璋率领步兵骑兵三万多人,车辆的帐幔,在阳光下明亮生辉,前去和刘备相会;刘备率领的将士,竞相往来相会,纵情宴饮一百多天。刘璋送给刘备财物,让他去征讨张鲁,然后分别。
【原文】 明年,先主至葭萌,还兵南向,所在皆克。十九年,进围成都数十日,城中尚有精兵三万人,谷帛支一年,吏民咸欲死战。璋言:“父子在州二十馀年,无恩德以加百姓。百姓攻战三年,肌膏草野者,以璋故也,何心能安!”遂开城出降,群下莫不流涕。先主迁璋于南郡公安,尽归其财物及故佩振威将军印绶。孙权杀关羽,取荆州,以璋为益州牧,驻秭归。璋卒,南中豪率雍闿据益郡反,附于吴。权复以璋子阐为益州刺史,处交、益界首。丞相诸葛亮平南土,阐还吴,为御史中丞。(1)初,璋长子循妻,庞羲女也。先主定蜀,羲为左将军司马,璋时从羲启留循,先主以为奉车中郎将。是以璋二子之后,分在吴、蜀。
【注释】 (1)吴书曰:阐一名纬,为人恭恪,轻财爱义,有仁让之风,后疾终于家。
【译文】第二年,刘备到达葭萌,率军回转向南进发,所到之处全部攻克。建安十九年,进兵围攻成都数十天,成都城中还有精兵三万人,粮食布帛够支用一年,官吏百姓都想要拼死作战。刘璋说:“我们父子在益州二十多年,没有恩德施予百姓。百姓作战三年,尸骨掷弃在郊野荒草间,这是因为我刘璋的缘故,我怎么能够心安!”于是就打开城门出城投降,部下众人无不流泪。刘备将刘璋迁移到南郡公安县居住,并将他的财物和他以前所佩带的振威将军印绶全部归还给他。孙权杀死关羽,夺取荆州,任命刘璋为益州牧,驻扎在秭归。刘璋死后,益州南中地区豪强首领雍闿依据益州郡反叛,归附吴国。孙权又任命刘璋的儿子刘阐为益州刺史,住在交州、益州交界地带。丞相诸葛亮平定南方,刘阐返回吴国,任御史中丞。当初,刘璋长子刘循的妻子,是庞羲的女儿。刘备占领蜀地,庞羲任左将军司马,刘璋当政时听从庞羲的请求留下刘循,刘备任命刘循为奉车中郎将。因此刘璋两个儿子的后代,分别在吴国、蜀国两地。
【原文】 评曰:昔魏豹闻许负之言则纳薄姬于室,(1)刘歆见图谶之文则名字改易,终于不免其身,而庆锺二主。此则神明不可虚要,天命不可妄冀,必然之验也。而刘焉闻董扶之辞则心存益土,听相者之言则求婚吴氏,遽造舆服,图窃神器,其惑甚矣。璋才非人雄,而据土乱世,负乘致寇,自然之理,其见夺取,非不幸也。(2)
【注释】 (1)孔衍汉魏春秋曰:许负,河内温县之妇人,汉高祖封为明雌亭侯。臣松之以为今东人呼母为负,衍以许负为妇人,如为有似,然汉高祖时封皆列侯,未有乡亭之爵,疑此封为不然。
(2)张璠曰:刘璋愚弱而守善言,斯亦宋襄公、徐偃王之徒,未为无道之主也。张松、法正,虽有君臣之义不正,然固以委名附质,进不显陈事势,若韩嵩、(刘光)〔刘先〕之说刘表,退不告绝奔亡,若陈平、韩信之去项羽,而两端携贰,为谋不忠,罪之次也。
【译文】《三国志》评曰:从前魏豹听了许负的话就把薄姬娶到家中,刘歆见到图谶的文字就改了名字,但最终并没有使自己免遭灾祸,而福运却集于他们二人的君主。这就是说不可以虚妄地要求神明的保佑,不可妄想得到天命,他们的结局是必然的应验。而刘焉听了董扶的话就把心思放到益州地区,听了占卜看相人的话就向吴氏求婚,急急忙忙地制造供皇帝用的车辆服饰,图谋窃取皇帝宝座,他太昏惑了。刘璋的才能不是人中豪杰,却在战乱的时代割据一方,就像装载了过多的财物而招来寇盗抢劫一样,是自然的道理,他的官职土地被夺走,并不是不幸的。

漢家劉氏網主是也,祖居廣東省惠州市惠東縣新庵嶂下圍,現居廣東惠州惠陽淡水。
源明公第156世,邦公第82世,開七公第23世,廣東惠州嶂下麥地劉氏(八房長),肇基祖為第十一世祖尚義公。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用戶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汉家刘氏文化传播中心 ( 粤ICP备14039164号 )

GMT+8, 2024-6-19 05:53 , Processed in 0.195517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Licensed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